首页 > 媒体报道 > 你出借的3万元钱,正在改变一位贫困农民的命运(“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之一)

你出借的3万元钱,正在改变一位贫困农民的命运(“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之一)

来源:互金商业评论  |  时间:2018-11-27  |  阅读量 : 1

在这家努力践行尤努斯扶贫理念的三农平台上,出借人投出的每一笔资金,不仅为自己获取收益,更改变了中国广袤农村无数贫困农民的命运。

一、三则关于命运的小故事

池泉峰是河南周口市太康县的一名山羊养殖户。几年前,他开始投资山羊养殖,建造羊棚、购买饲料,养起了150只耐寒山羊。一只羊平均五个月即可长成,单只羊的平均收益接近1000元。

3_副本.jpg

第一步站稳后,池泉峰想扩大养殖规模,但苦于没有资金,身边亲戚朋友也借不到钱。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县城里看到翼龙贷合作商门店,门头上写着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咨询,他决定试试。进展非常顺利,翼龙贷当地的工作人员上门两三次做贷前审核,池泉峰提供了身份证、结婚证、住房证明和大队介绍信等,五天后就拿到了6万元借款。

用这6万元,池泉峰迅速把山羊养殖数量增加到了300只,当年利润增加了20%。翼龙贷简单快速的网贷出借,对池泉峰而言,无异于一场及时雨。接下来,池泉峰计划几年内将养殖规模进一步扩大到800只,一场“羊羊得意”的旅途刚刚开始……

2_副本.jpg

提到借钱,江西修水58岁的老农戴一勇(化名)比池泉峰更加感慨万千。

“以前我只是个养猪的……”戴一勇可能也不曾料想,几万元的小额借款竟然改变了自己的晚年命运。

戴一勇家在修水农村,两儿一女都在外地打工。他不想让子女养老,于是计划承包村子附近的后山种植杉树。不过,一次性投入几万块本金难倒了这位农村老人,毕竟,他仅有的财产就是三间房子和几头猪。他尝试找当地农信社和银行,都因为没有无抵押、无担保,缺少还款来源被婉拒。

有一天走到村头,在一位乡亲的手机短信中,戴一勇看到了“翼龙贷提供无抵押、纯信用借款的信息中介平台”的广告宣传,他虽然不知道翼龙贷是什么,但看到有无抵押贷款可能,他立刻四处找人打听。第二天,戴一勇喊上老伴,骑上三轮车赶到30公里外的县城,找到翼龙贷修水合作商咨询。

翼龙贷的工作人员随后登门核实细节,发现戴一勇不太符合借款条件。几天后,不死心的戴一勇带着老伴儿再一次来到翼龙贷,恳求工作人员给予支持,老戴的女儿也电话与工作人员联系,表达对父亲老年创业的支持。最终,翼龙贷批准向戴一勇借款6万元。

事实证明,这是一笔非常成功的出借!老戴用资金在鱼塘里养鱼,扩大家禽养殖规模,购买杉树苗,栽满了400亩的后山。3年过去了,老戴的年收入已有20万元!

1_副本.jpg

在大西北的甘肃省景泰县,90后的创业大学生孙上云同样遇到了资金难题。

2015年,从青海民族大学艺术系毕业的孙上云选择返乡创业。她利用专业优势,在老家镇上租房子开办了一个艺术培训班。令她没想到的是,第一期就招到80多名学生,异常火爆。

于是,孙上云开始盘算盖一所教学楼。她开始选地、找工程队、盖房子。然而,房子快要竣工时,孙上云手里的钱用光了,而包工头要求结算工程款。一筹莫展的时候,朋友向她推荐了翼龙贷。一切都很顺利,她提交申请后,翼龙贷的风控人员进行尽调,然后批准给她9万借款。孙上云的学校顺利完工开学!

如今,孙上云创办的银河艺术培训学校不仅开设了美术、舞蹈、跆拳道等艺术课程,而且还开办了幼儿园。在校的艺术特长生130多人,幼儿园入园人数也有80多人。翼龙贷一笔小小的借款,帮助孙上云将创业梦想变成了现实!

类似的故事还有许许多多,在过去十余年里,超71万名池泉峰和戴一勇们通过翼龙贷的小额信用借款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为自己和家人创造了更美好的生活。

二、占据近五成的“三农”互联网金融市场

北京同城翼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翼龙贷)成立于2007年,是一家专注服务“三农”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截至2018年9月底,翼龙贷已通过互联网技术将超过490亿元的城市富余资金回流到中国内地除新疆、青海、西藏外的28个省级行政区的农村地区,业务覆盖超过1200个区县,帮助几十万“三农”群体及小微企业获得资金支持,实现脱贫致富。

自创业之初,翼龙贷坚持的核心理念就是引导城市闲散资金回流农村,支持“三农”实体经济。众所周知,长期以来,农村不仅人才外流,年轻人外出读书、打工,只有老幼病残留守;而且资金也持续外流进入城市,这就导致大量农村地区人口长期处于贫困状况,难以扭转。传统金融机构也无力解决农民及贫困人口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而“三农”互联网金融利用网络信息技术,不受时空局限,可以消除金融的地域歧视,吸引城市富余资金回流农村,支持农村脱贫。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涉足“三农”业务。其中业务范围内包括“三农”业务的P2P网贷平台达到335家,专注“三农”领域的P2P网贷平台达29家。其中,翼龙贷占据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40%-45%的市场份额,是“三农”互联网金融的绝对主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调研结果显示,在贫困地区大约每增加3万元生产资金注入,就能够解决一个人员的就业问题。截至2018年6月底,翼龙贷共为贫困地区撮合完成97亿元借款,直接或间接可以解决30多万人的就业问题。

孟加拉尤努斯的中国信徒有很多,但迄今为止,专注于“三农”互联网金融的翼龙贷除了扶贫理念与尤努斯高度契合外,也是改进尤努斯模式、让其更适合中国国情最成功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很多人想必都知道,尤努斯曾获准在中国西部进行扶贫贷款项目试点,但数年后失败退出。这也证明,其低息捆绑的穷人银行模式可能并不适合中国的贫困农村。

实际上,多年来国家一直提倡普惠金融,这里面首先要做到的应当是“普”,即立足于机会平等和商业可持续原则,在机构可负担的情况下为由金融需求的群体提供普及性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金融机构通过科技手段提升效率,减少人力成本,进而降低交易成本,从而“惠”及有迫切需求的群体。

过去很多年,很多人都误以为,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利率高于传统农信社或银行,会影响农民的贷款意愿。但无数案例表明,贫困农民在贷款方面的最大困难是门槛高、不可得,而不是利率高低的问题。即便有时候农民具备贷款资质,传统金融机构过长的审批时间也让他们望而却步。

三、风控严谨有度,保障可持续发展

传统金融为什么不喜欢三农业务?网点无法全覆盖,效率低下,手续繁琐,必须有抵押物等等,在一个征信信息几乎为零的群体里,传统金融风控人员找不到任何他们所需要的硬信息。相反,农民在当地的信誉口碑,实际的生产或经商能力,这些都是软信息,只能通过实地走访才能获得。

在实践中,翼龙贷独创线下风险防控与线上信息撮合相结合的模式。

针对“三农”领域独有的特点,翼龙贷成立之初就率先运用接地气的风控“土方子”——熟人风控,在地市、县、村寻找当地人做合作商,他们熟悉当地的情况和社群结构,利用农村“熟人社会”的亲缘、地缘、人缘优势,对农户的还款能力和资产状况进行调查分析,在风控上更有保障。

在线上端,翼龙贷通过大数据反欺诈等技术手段筛选可以有效的防控风险,通过信用信息的分类集成,填补了征信体系中农村白户的盲区。

与此同时,在落实借款人需求的过程中,翼龙贷升级原有合作商APP为借款作业APP,实现了出借全流程记录,让此前接地气的线下风控线上化,通过定位系统、人脸识别等技术实现对主体反欺诈与形式反欺诈识别,降低风险控制成本。

通过线下工作的深入开展与线上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有效配合,翼龙贷建立起了涵盖“银行级三道防线”,“大数据反欺诈审核”,“线下实地调查”,“APP线上流程管理”,“三农信贷审批系统”等在内的全面风险管理框架,形成了具有农村特色的风控模式。

最为难得的是,翼龙贷通过严谨有度的风控模式,迅速扩大规模的同时实现了稳定盈利,成功趟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金融扶贫模式。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翼龙贷审计报告显示,平台线上资金端在2016年和2017年均实现了盈利。

四、助力农村扶贫和信用建设

在扶贫攻坚政策层面,翼龙贷为互联网金融树立了良好典范。

十九大把精准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从脱贫攻坚任务看,未来3年,还有3000万左右农村贫困人口需要脱贫,任务十分艰巨。

其中,加强金融精准扶贫服务是实现上述目标的重要保障。推动普惠金融深入农村贫困地区,缓解农民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同时加快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增强农民信用意识。在此过程中,以翼龙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大有可为。

过去,扶贫项目常常变成单纯的“输血”工程,往往只能解决燃眉之急,但无法根除贫困。近年来,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农村扶贫中有效链接各方资源,帮助贫困群体获得“造血”所需的启动资金,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贫困农民获得了“造血”能力。

随着网贷行业合规不断深化,行业前景变得更加光明。当前,翼龙贷已经如期提交自查报告。在整改备案的前行路上,翼龙贷将继续借助自身特色和优势践行普惠金融、探索“互联网+精准扶贫”新模式。翼龙贷更希望,提升贫困人口金融素养,健全其信用信息,使他们能获得更好的金融服务,通过观念脱贫、信用脱贫、资金脱贫,真正远离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