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报道 > 金融战“疫”丨农村金融破解养殖业“春贷”难题

金融战“疫”丨农村金融破解养殖业“春贷”难题

来源:中国经营报  |  时间:2020-07-17  |  阅读量 : 32

本报记者 郭建杭 北京报道

三农受到疫情冲击的影响正在逐渐显现。

“没有饲料,没有渠道出售,已经饿死了约400只兔子了。”翼龙贷借款户、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白寨乡娘娘寨村张雷兴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受疫情封村封路影响,原计划1月30日前后出售的兔子一只也没有卖出,而此前因有出售计划,也未囤积饲料。

张雷兴遇到的难题也是摆在不少养殖户面前的问题。一方面养殖动物出售渠道受阻、饲料告急,还款压力大。另一方面,“春贷”期来临,新一轮养殖周期将至,用款需求增加。

“目前我们统计了15个省的用户情况,基本上都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主要是因为交通问题。”翼龙贷方面告诉记者,“我们正在根据情况适时调整,毕竟农村真正意义上的春耕春种还没开始。”

据了解,根据翼龙贷风控部门制定的重大灾害减免政策,对于张雷兴这样的养殖用户已有相应减免措施和贷款措施。

出售受阻、饲料断顿,养殖户回款难

往年春节到正月十五,是养殖户们一年中难得的放松时间。一方面,节前已经出栏了一批生猪、兔子等,手中有回款。另一方面,囤够了正月十五之前的饲料,只等十五过后,开始新一轮的养殖周期。

但在今年春节,一些养殖户没能安心过年。

张雷兴从去年8月开始进行兔子养殖,根据养殖兔子的5个月周期,原计划今年1月底售出6000只兔子后,就可以回笼资金,但是因封村封路,至今一只也没有卖出。因为出售兔子在即,张雷兴也没有囤积饲料,目前只能靠地里的野草。他至今不敢计算损失,“去年赚了14万元,今年只希望亏损少一点。”

疫情对畜牧养殖的影响,主要来自养殖周期,一是如果赶上这会儿出栏影响会很大,二是饲料问题。

对于农业生产工作,2月5日,在京召开的全国农业农村系统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视频调度会上,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胡春华指出,农时不等人,在加强疫情防控的同时,要按照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切实抓好农业生产,夯实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的农业基础。要稳定粮食生产,做好春耕备耕,强化田间管理,努力夺取全年粮食丰收。要加快恢复生猪生产,确保完成既定目标,抓紧解决禽苗、仔猪、饲料等运输不畅问题,促进养殖业健康发展。要加强动物疫病防控,果断处置新发疫情,坚决防止扩散。

在一线进行三农信贷业务的机构也在积极落实。

据记者了解,对于受疫情影响导致还款困难或还款不及时的个人或企业借款客户,翼龙贷方面将采取准许延期还款、逾期费用减免、本息救济性豁免、逾期记录不上报征信等措施帮助涉疫客户共渡难关。

农时不等人,机构备战“春贷”

三农信贷业务的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三农客群的信贷需求主要沿袭“春贷秋还”的周期性交替特点,春节期间和节后到期以及借款需求较大且集中。

以生猪养殖为例,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对记者表示,对于农户来说,节前是出栏高峰期,生猪出栏周期为三四个月,节前生猪出厂受影响不大。通常生猪养殖户会囤一批饲料到正月十五左右。预计在正月十五后,养殖户的饲料难题将会陆续显现出来。

与此同时,生猪下一波出栏的时间预计在今年春夏之间,在此期间的养殖户也将面临新的用款需求。

冯永辉对记者表示,对于生猪养殖,目前集团养殖比例不到20%,农户养殖占比超过70%。在农户养殖中,年出栏规模超过500头的为规模化养殖,年出栏500头以上的比例在农户养殖中占比也超过一半。此外,一个劳动力年出栏1000头的规模化养殖比较多。按照一头猪及饲料等成本叠加计算,一头猪的出栏成本是1500元,1000头猪的总成本就是150万元。

摆在养殖户面前的是两个问题。一是饲料运不进来,上千只活物面临缺粮少草的境地。二是在“春贷秋还”的周期性交替下,春节后马上面临新一轮的养殖用款,此前的信贷人员上门走访等风控方式无法实现,还能顺利借到钱吗?

对于聚焦三农客群的信贷机构而言,此前通过实地走访、面访农户进行风控的方式行不通了,这或倒逼信贷机构加速借贷线上化进程。

翼龙贷方面表示,第一季度是借款需求比较多的时间,现在只能通过线上语音或视频与借款人沟通借款用途和家庭收入情况等,确保借款用途和还款能力的真实性,让部分借款客户足不出户进行还款和复贷的申请操作。

品钛副总裁申磊对记者表示,主要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方式进行线上风控,并不依赖线下调查和风控的平台,在获客放贷过程中受到的影响相对小。但即便是线上的风控策略,也要根据宏观环境和行业进行调整,特别是对很多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服务行业。

事实上,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服务商连接众多金融机构,在疫情冲击下,金融科技解决方案服务商在启动技术支持,对系统进行优化改造,保证救助措施尽快落实方面将会发挥重大作用。